施炜:传统企业的四大路径转型!

中国的大多数企业起点比较低,甚至包括现在的华为也不例外。

起点低的传统企业都有明显的共性,施炜认为,所谓起点比较低有三点要素。


第一是价值链的位置不好。以微笑曲线理论来解释的话,左边是上游的研发端,处于这个位置企业利润最高;右边则是下游的营销端,附加值也高,“为什么联想电脑可以卖的贵,因为它有较高的附加值,它在全国有一张服务网络,能够贴近顾客,为顾客服务,发展客户关系,有很高的服务保证。”施炜在世界经理人北京论坛上解释到。

而中国传统企业大多数处于微笑曲线中附加值最低的中间制造环节:组装型、加工型、无品牌无投入,也没有核心技术,这是中国企业的一种起点。

第二是同质化竞争。因为缺乏核心技术,中国大多数企业都陷入到同质化的竞争之中,难以形成显著的差异,资金充裕的时候大多都以扩大规模的方式进行未来的发展规划。施炜很不看好这种发展模式,“最后总有一天被更大规模的竞争者所吞噬,比如说像富士康。”

还有一个就是中国企业通常面临的是比较低端的客户,是一些初级的客户,这也是中国企业,尤其是很多传统企业的一个现状。”施炜说。

在施炜看来,中国传统企业在这样一个状况下面临四大挑战,他形象将其比喻成四座大山。

  • 第一座大山是需求衰退;
  • 第二座大山是比较优势丧失,主要就是在全球市场中劳动力成本优势慢慢消失了;
  • 第三座大山是新产业革命,包括新能源革命,但跟大多数传统企业一点关系都没有,所以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,新产业革命并不是一个什么机遇,甚至完全是一个噩耗;
  • 第四座大山就是互联网,对绝大多数企业来说,互联网是一个负面的因素,首先大多数企业没有掌握互联网技术,其次,没有办法驾驭互联网运营,而那些互联网企业有资本之力,有大量的钱可以烧,把中小企业全部烧死了,可以在网上把价格搞的非常低,将传统的制造企业渠道摧毁。


因此对大部分企业来说,互联网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
面对这些问题和挑战,施炜给出了四种转型路径。

转型路径一:寻找新水域

一是企业改变水域式转型,即重新找一片生存的空间。施炜认为这个可能是最大的一种转型,比如企业所处的原有产业领域没有发展空间了,那么就需要找一片新蓝海,蓝海找不到哪怕

是依旧还有成长空间的红海也要进入。数据显示,中国现在的上市公司有3100家左右,施伟认为,大概1000-2000家需要转型,因为很多传统产业没有太多发展空间了,也不是说企业就不能够生存,只是说企业所在的产业领域没有成长性了。

比如做空调和小家电的美的集团现在也开始进入机器人产业;还有传统制造领域中备受关注的女企业家董明珠,她也想试图进入新能源汽车这个产业,这都是选择新的一片海。

“如果企业向一个全新的位置水域进发,这时候企业成长曲线是非连续的,也就是说企业可能进入到一个重新从零起步的新领域。企业在选择新的一片海时要考虑现有的能力,分析其可行性,同时还要考虑企业自身的未来目标。”施炜说。

施炜不太建议中小企业做这种转型,因为放弃原来的重新找一片全新的“海洋”这种转型不确定性非常非常的大,也十分困难。“转型的关键就是要吸纳到新业务的核心人才,等于重新组一个班子唱另外一场戏,你原来可能请的是河南豫剧的名家,豫剧听的人少了要重新找京剧,找不到京剧名家这个京剧还不能唱,核心人才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。”

同时还考验企业的领导力文化,企业能不能驾驭新领域中的人才,这些都是问题。施炜注意到,中国很多传统企业过去的人才圈子都是熟人圈子,他在江浙一带就遇到很多这样的企业:企业几乎所有的高管都是来自一个村的,这种情况下文化没有开放性,一些中小企业很难做这样的转型。

转型路径二:转换目的地

第二种转型就是不改变原来的水域,而是改变目的地,即转变企业目标。这个对于所有企业都更适应。现在为什么有很多传统企业难受?就是因为有很多新模式是通过资本来驱动的,跟原来的传统模式完全不一样。制造企业原来很多事情都是围绕如何节约成本,现在互联网企业一年烧几十亿,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,游戏规则变了,因此这个时候传统企业的目标就要变。

施炜重点将国内的中小企业提出来,他认为中小企业目标一定要从规模目标转向利润目标,转向价值目标。针对目标市场的变化,有放大、缩小、转移等不同的做法,施炜建议采用缩小目标的方式,这样企业就能更加聚焦于细分市场。“只有更加聚焦才能更加专业,才能把壁垒做出来,不聚焦是产生不了壁垒的。”

而价值目标的转变,关键是企业给顾客提供何种价值,这个在中国的传统企业当中也是一个新的课题。有的人说中国的所有传统企业都值得重做一遍,施炜也表示赞同该观点。

比如说酒,时尚白酒江小白在重庆就卖好几个亿,再如用天然棉花生产生活护理用品的全棉时代马上也要上市了。所以其实这里没有什么传统产业和非传统产业,关键还是企业要把产品做好。最近中国的女装品牌在迅速崛起,有些企业一年的利润好几十亿,所以只要是企业把价值的定位做好了,有些进入成熟期甚至衰退期的业务都可能起死回生、老树开新花,关键在于企业的价值目标。

转型路径三:开辟新航线

第三种转型是目的地和水域都没有变,而是将航线转变了,即商业模式的转变。就是企业考虑现有产业的基础上模式能不能变,“也就是说企业如何能够产生生存价值,价值链怎么重新组织,以什么方式来获得收入,从而形成价值和收入的匹配。”施炜说。

“有家电池公司原来是专门卖电池的,后来则把很多城市的公交系统包下来,变成了公交运营,这就是商业模式进行了转变,当然这个模式能不能走通还有待观察,但是起码这是在尝试。”施炜举例说到,企业一定要思考有没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做产品还是做服务,专注细分市场还是朝向大生态的构建等等这些都需要研究。

转型路径四:重构船体

第四种转型是改变船体构造。就是企业的战略转变了,未来的方向和目标变了,这个时候企业的组织结构、机制都要变革,比如说你的组织架构要更具更弹性,和外部市场接触更多。施炜对此说到:“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有一个东西显然很可怕,就是大企业变成像小企业一样灵活,同时资源、平台、支持都具备,中小企业肯定干不过这些灵活的大企业。因此现在中国的大企业时代到来了,中小企业最好成为大企业的一部分。”

明确分支机构的责任;减少内部复杂度;还有自组织,就是让员工自发的变革以及加强企业自身和外部的协同等,这些都属于现在的组织变革。在组织设置的时候要体现聚焦的原则。

还有就是一些根本性的一些基础性变革。施炜认为企业要改动四大大系统:一是动力系统,激励机制要合理,能够充分激励人才。二是储备系统,人才的培养、训练和知识的管理,要不断积累自身的核心能力;三是指挥系统,一定要有民主科学的决策机制,而不能停留在过去那种某个人拍脑袋决定一切的模式;最后是通信系统,即作业系统的流程运作要规范化。


聚焦的时代

以上四种转型方式可能对于传统的大企业非常合适,那么小企业怎么办?施炜对此也专门给出了建议。小企业要更加专注,更加聚焦。“小企业应该选择一个小针眼。在东北齐齐哈尔最冷的季节,那里的住户会在窗户上抹很多层纸,但是只要有一点点缝,从细缝中穿过的风就非常大,什么意思呢?就是小针眼能够透过强烈的风,即这个小针眼有强烈的未来的意义,在这个小针眼里面可以将价值、营销、研发等统统都串起来。小企业不要嫌针眼太少,可能小针眼一开始不被人注意,但是只要把这个小小的针眼做到极致,一定会有一个新的发展空间在你面前展开。”

施炜对此深有体会,他做咨询顾问达20年,大概去过200家上市公司。很多人都认为咨询是个很小的生意,但是一直做到现在,有越来越多的资本会找上他们,一起合作做上市公司研究、做平台研究,他做研究也是一种目的,为了投资。而一般有资本的企业可能没有相关研究能力或者没有研究机会,这个时候那些有资本的企业就会找上他们。“哪怕一个小小的咨询,将来也能够迎来一个广阔的空间。所以我们不要小看一些‘小东西’,而是专注在这上面,不断将其做得更好。”施炜说。

施炜认为现在小企业的很多创意,其实你大企业也已经想过了,大企业只是没做而已,他们是在观察。“大企业有个特点,一个行业没有形成市场规模的时候他是不做的。小企业可以在大企业没做之前先赚点钱,但是可能未来没法儿持续,因为当你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大企业立马就进来了,那时候它们的人力、物力和资源都是你无法比拟的。”施炜提醒小企业,最好还是做核心部件,哪怕先从周边做起,先做一条连接线,慢慢向产品的中心挺进,即芯片等核心的软硬件。他最后指出:“当下的时代一定要聚焦!”

进入首席增长官研习社

若想成为研习社一员的小伙伴,请在文章底部留言,并添加首席增长官微信一经作实即可邀请入群学习、听课!

施炜:传统企业的四大路径转型!


邮箱: 3084210889 @qq.com

电话:18807609449

地址:中山市古镇镇六坊灯饰广场10楼

Copyright & copy 2017中山市一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        粤ICP备17051238号

本站关键词:一物一码,二维码发红包,二维码防伪,二维码防窜,一物一码,微信运营,微信开发,小程序开发,一鸣网络